路灯与炸弹

发布时间:2018-12-14 08:33    

冬天的寒风呼呼地刮着,刮走了人们的躁动,还刮走了贪官要剥的民脂民膏。白茫茫的田野上,有几棵掉光叶子的树,上面只挂着蓬松的雪。田里早已不种什么,百姓就都瑟缩在屋里,靠着秋收的粮食过冬。

和那些树一样高的,是那根路灯。它孤零零地站在街道的拐角,忍受着冬风的折磨。每当夜晚来临,它就发出光亮,使它周围变得昏黄又浪漫。发出光亮是件了不起的事,尽管经常受苦,可它爱这份工作。人们经过它的时候,总是好奇地抬起头,打量它的灯泡。有过许多流浪汉,途经这里,在它脚下睡觉,度过漫长而凄冷的黑夜。有好几个还虔诚地感激它所给予的光,抱住它不放。

除了流浪汉,还有小贩、巡警、百姓、马车、大官小官、大狗小狗……路灯看过形形色色的人和物,他们大多像蜻蜓点水,再也找不着踪迹。只有住在旁边的几家,才会不断地跟它见面。有人说,这是皇帝下令购买路灯放在这里的。路灯对皇帝感到新鲜,也很感激他,让它看到这广阔的世界。它暗暗地想:皇帝也许是个好心人哩,以后有机会要报答他。

一个冷寂的黑夜,月亮躲在漆云里,家家都吹灭了烛,只有路灯还在发着柔和的光。一个黑衣人悄悄地走来,埋下一颗炸弹,又急急地离去。路灯第一次看见炸弹,很热情地向它打招呼。炸弹正埋在地里,说话有些艰难:“你好啊……路灯”。路灯好奇地问它埋在地下做什么。炸弹就从泥土里挣扎出来,露出它一半的黑溜溜的身子,它骄傲地说:“我生来就是为了爆炸,在绚烂中和别人一起死去。听说我要炸的是皇帝哩,这该是多么荣耀的事情!”

路灯觉得它疯了。活着就是为了死,而且还要拉上别人死,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它请求炸弹不要爆炸,留皇帝一条性命。但炸弹拒绝了路灯的请求,“你真是个没用的废柴,为皇帝做事,还为他说话”。路灯刚要反驳,炸弹又钻进泥土里,不再理它。现在,炸弹在全神等待皇帝的到来。只要他的脚踏在上面,炸弹就会引爆。

他们都沉默着,空气里凝冻着紧张和毁灭的气息。路灯犹豫许久后,终于说道:“那么,我和你同归于尽吧!”路灯掷下它最宝贵的灯泡,落在炸弹上。砰的一声,光辉覆盖了整条街道,随后是死寂的、漆黑而冰冷的夜……

Copyright © 2018 上海廊光照明有限公司 鄂ICP备180168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