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灯情怀

发布时间:2018-10-27 03:53    

      儿子胖乎乎的小手指着车窗外,欢呼着“马马,马马······”我看了看路上,以及边上,还是没有找到儿子所说的马马······

      世上的路,区别不大,柏油路面,中间有着分割线,路的尽头还是路,转弯处有惊喜也好、目的地也罢,我们每一天都在赶路,路上的人、车也都是匆匆一过。固定的模式、熟悉的路线,日子就这样悄悄溜走了······

      借着周五放学后的清闲,下班后步走回家,深秋已过,扑面而来的是夹杂着冬天的冷风,虽不刺骨,也足以让人后脊骨发凉,想想看,来这座陌生的县城已四年有余了,安了家,生了娃,便开始重蹈覆辙的工作,与时间比赛的日子里,很久没有听过自己的脚步声,使劲将头缩进围巾里,搓着手心,哈了口气,才逐渐找回了些大学时候的温度。温度,从来都无关乎季节,而是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里,那一点点的光。天黑的早,仰头感受这孤寂的北风时,欣然的发现,头顶上方的路灯上,有着儿子常常念叨的“马马”······

      孩子的眼睛是清澈的,总能发现那小之又小的美好。

      每一座城市,都有着别样的路灯,而我们常常忙于赶路,没有站在路灯下,与它悄悄的对一次话。青海湟中县的路灯,是我喜欢的,莲花的样子,它象征着吉祥如意,也和塔尔寺坐落在莲花蕊里的地形相合适,当释迦牟尼佛成佛时,一步一莲花相继踩出七朵莲花,花开便见了佛。这个路灯不仅代表了当年宗喀巴大师的用心良苦,也反映了当地人们对藏传佛教的信仰之情,是的,一个没有信仰的人是可怕的。

      鄂尔多斯东胜的路灯,早在大学毕业那年就深深的爱上了,以至于爱上了这座城,这一个个婀娜多姿的蒙古族女人,总是在夜幕降临的时候,为这座城市增添了温柔的姿色,我无数次的拍这个路灯,各个角度。因为她见证了我那不可拾回的青春。青春,多么扎心的字眼,对于有了俩个孩子的母亲来说,那是怎样拽都拽不回来的奢侈品,想不起,也丢不起。

      小区门口的这个路灯,也是我在这座县城生活下来以后,见的最多的路灯,是儿子手指间的“马马”,是为我上下班照明的工具,不太起眼,也不精致,像是一个褪去了岁月的朴实家庭,更像一个稳重的中年,它不是伴随一生的信仰,顶礼在头顶;也不是那刻骨铭心的青春,想起来都隐隐作痛;而是不张扬不华丽的陪伴,为你照明回家的路,为你照着悬崖勒马时的宽恕,为你找到置于死地而后生的回途,为你拦住那最后一根压死骆驼的稻草,为你在忙碌的生活里明心见性,为你一次一次黑暗里找到初心和归宿。

      我们都需要路灯,一路为我们照亮,指引我们不忘来时的路,在光下找到要去的途~

Copyright © 2018 上海廊光照明有限公司 鄂ICP备180168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