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灯下的花园

发布时间:2018-08-14 22:26    

不居庙堂之高,不处江湖之远。我就在这里,在襄城新文化里,煮一壶泠泠清茶,煎一盏瑟瑟轻尘,就着光阴,等你,和你的故事……

路灯下的花园

文|方狒狒

绵绵的细雨过后,这座小城在暮色时分被笼罩在一片柔和的夕阳中。林立的楼房,闪烁着霓虹的店铺,马路两旁葱郁的梧桐树,都在雨后天晴的夕照中,焕发出了蓬勃的生机。小城像是一个睡了一个懒觉的幼童,睁开惺忪的睡眼,在清凉的晚风中苏醒了过来。橘黄色的光线像是在宣纸上晕染开来的细腻水粉颜料,给这一切涂抹上了一层淡淡的暖色调。

尽管水泥马路上还泛着微微的湿润,已有行人三三两两并肩而过,雨后的萧瑟被一阵阵欢声笑语掩盖了下去。那些收拢起来的花花绿绿的雨伞,也像娇嫩的花朵一样,在微蓝色的夜幕中娇羞的合拢起绽放的花瓣。

街道上小吃店里飘散出引人垂涎的香味,一家小小的店铺经营着风味油炸食品。那些在沸腾的油锅中经过煎炸之后的鸡翅、香肠、南瓜饼变得金黄而松软,这些食材被店主人捞起沥干油汁,涂抹上一层红色粘稠的酱汁,撒上了一些香喷喷的佐料之后,立刻变得更加诱人起来。那些被摆放在架子上的食物,在灯光的映照下,泛起金灿灿的光泽,单单只是看上那么一眼,便会让人不由的驻足将目光停留了,更不用说那阵阵弥漫在空气中的香味了。

食物的馨香与雨后清新的空气混合在一起,这种味道本身就是一种奢侈的香水味所不能比拟的。这时候若是用鼻翼深深地呼吸,似乎已经完全满足不了对这种香味贪婪的摄取欲望了。驻足在街道一侧,你会恨不得将全身的毛孔都张开来,似乎这样,才能将这种香味完全吸收殆尽,和着氧气渗透进皮肤当中。当你深深地吞下一口气去,吞吐换气之时,这种香味却会随着你呼吸之际短暂的停歇而完全消失不见,似乎并不存在这样一种让人心醉的味道,所有的一切像是大脑营造出来的一场幻觉。无奈,在深吸几口气之后,心腹皆获满足之感后,终得抱憾拂袖离去。毕竟这种感觉不是永久的,在微微沉醉之后,终得在醉中自醒,移步他处。所谓事物最美之处,大抵在于控己之欲,隔镜而望吧......

毕竟,能被欣赏的才能成为其美之处,而被拥有,甚至占有之后,便失去了美之价值,成为赤裸裸的欲了。

别了这浓郁的馨香之后,我循着街道一侧静静的向前缓步而行。在走到街道拐角一处的时候,一丛碧绿映入了我的视线之内,那是一个贩卖花草的摊位。

在平铺着方砖的路面上,摆放着一排排错落有致的盆景和鲜花。这些绿植栽种在简陋的黑色塑料盆内,鲜绿的枝叶上还沾染着一些雨水。一阵微微的风儿拂过,那些水珠便像透明的珍珠一样,顺着硬挺的叶子滑落而下,在红色的方砖上留下点点水斑。在一处简易的木架之上,挂着一排苍翠欲滴的藤萝,简直像古朴的屏风一样。紧挨着这一抹苍翠的绿意之旁,绛红色的山茶花正迎风而舞,粉嫩娇艳的花枝聘聘婷婷,轻拂红袖,向过往的行人招手。

夜色在夕阳最后一缕光线消失的时候终于拉开了帷幕,片刻之后,路灯亮了。刚被灰蓝色夜空侵袭片刻的街道,很快在这橘黄色的路灯照耀下焕发出了它那异样的美来。那些摆放在路面上的花草刚好置于灯光之下,暖暖的黄光透过层层叠叠的梧桐树叶倾洒而下。抬眼望去,那些花草拥在一起就像是一个小小的花园,一个根植于水泥与方砖之上的花园。这座小小的花园,在风中摇曳波动,如同平静的湖面被风吹皱了一样,泛起了层层绿色的涟漪。波动的涟漪之中却又折射出灯光的光泽,像是在一汪清湖之中洒下了颗颗黄色的玛瑙,熠熠生辉。

在这座小小的花园之前,停留着为数不多的顾客。有的人在短暂驻足观看,有的人却是在“哎呀,那朵花开的真好看。”的欣喜声中一瞥而过。这座小小的花园,生意并不是很好。卖花的是个老汉,年龄约莫五六十岁,头戴一顶编制的麦帽,帽子边沿已有磨损的痕迹,突出来几根黄色的麦茬儿。老汉坐在一个马扎之上,旁边放着一个大大的塑料茶杯,杯子显然已经用了很长时间,上面隐约可见“富光”的字样,那是很久之前卖五元的一种塑料杯子,简单却实用。

偶有行人停下看上了中意的花草,老人便起身而立,热情而耐心的向买家介绍起来。灯光由上而下映射在他那布满皱纹的脸上,那些被阴影加深的皱纹立刻又显得更加深刻起来。有的顾客在寻视片刻之后便转身离去,而老人的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一丝惋惜之意。在笑呵呵的送走顾客之后,他又悠然自得地坐在了小马扎之上,拧开茶杯,轻轻地呷上一口白开水,便摘下了拿顶麦帽拿在手中,当做扇子轻轻地摇了起来。

在摊位前离去几人之后,我朝着这座小小的花园走了过去。

“老伯,这盆山茶花怎么卖啊?”我蹲了下来,捧起了那盆开的鲜艳的山茶花。

“20元。”老人放下了手中的帽子,笑呵呵的看着我,那种笑和别的生意商贩那种笑确实全然不同的,真切而诚挚。

“这盆挺漂亮的,花朵开的这么大,颜色这么鲜艳。”我把鼻子凑到了花朵上面,忍不住赞赏道。

“这种花可娇嫩着呢,温度高了低了都不行,浇水也要适量,不然的话,就开不出这么漂亮的花啦。”

老人黝黑的脸在灯光里笑得十分生动,脸上的皱纹欢乐地游动着。

20元并不算太贵,面对这样一个老人,我也不忍再去讨价还价。可是听到老人说这种话并不太容易养的时候,我有点犹豫了,毕竟这盆花太漂亮了。

老人似乎看出了我的疑虑,他伸手指了指旁边一盆有着椭圆叶子的植物,“这盆叫做铁海棠,特别容易养,几乎不需要什么注意的地方,只要干了的话浇点水就好了,这盆山茶花一般照料不好的话,很快就会枯萎死去的,我建议你还是换这种吧。”

“恩,好吧,虽然这盆山茶花虽然好看,但是给我养的话,估计很快就会枯萎了。”带着一丝不舍,我还是放下了那盆山茶花。老人接下来的话,更是打动了我的内心。

“花啊,并不是单单的供人观赏那样,每种花草是没有贵贱之分的,它们也是一个个生命,只是种类不同罢了。每个生命需要去用心呵护灌溉的,你对它用了多少心,它也就会开出最美丽的花朵来取悦你,倘若用心不周的话,可是看不到这么美丽的花朵啦。”老人的一席话让我茅塞顿开。

是啊,对待花儿的态度,其实和我们对待自己的态度也是一样的。在这个世界里,本身每个人都是一株小小的花草。也许你很幸运,生活在温室中,也许你很不幸,生长在荒漠里,也许你很名贵,身世不菲贵为名花,也许你很卑微,渺如荒草。但是生活正因为我们对待自己的态度而决定了我们本身的价值的,你用怎样一种态度对待自己,就会面临怎么一种境况。

你的辛勤与努力会为你营造一个缤纷艳丽的花海,同样你的懒散与颓废会将你陷入一片荒芜之中。离开了老人那座小小的花园之后,空气中已有微微的凉意,我捧着那盆小小的海棠花走在回去的路上,心里却涌动着一股暖流。

我轻轻拨弄着它那绿绿的叶子,心里默默的念道:你会变得更美丽的......

作者简介

方狒狒,本名方飞,许昌襄城人,自由撰稿人,摄影师,厨师,墙绘工作者,网络连载小说《遗弃者之夜》《我是吸血鬼》《圣剑之灵脉传说》。

微 信 号:yanz3210

友情支持:燕子艺苑《今日头条》

Copyright © 2018 上海廊光照明有限公司 鄂ICP备180168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