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州师范的路灯

发布时间:2018-09-10 15:19    

1980年,我以香铺中学中考第二的成绩上了安徽省池州师范学校。未出过远门的我,从接到录取通知书时候起,就对江南的那座小城贵池充满着许许多多的想象。

上学那天,从安庆港口乘坐的小客轮不知何故晚点,到达池师已是灯火通明的夜晚。池师给我的见面礼,是校园里的那一排排路灯。这路灯的阵势所铺张成的壮丽的景观在乡下是很难看到的。所以这深刻的印象,多少年以后,还是记忆犹新。

那路灯大多安排在参差的梧桐树间,隔三棵树就有一盏。粗大的梧桐树是这座师范学校历史久远的见证。柔和的灯光透过重叠梧桐树叶,淡绿、温润、朦胧。校园主干路两边梧桐树树顶交错,搭成了一条隧道。梧桐树枝繁叶茂,完全把一排路灯裹夹其中,嵌在梧桐叶间的盏盏路灯像是乌蓝夜空隐隐闪烁的星星。

我和校园的路灯缘分似乎有上天注定。路灯下的幽静是读书的好处所。我很喜欢晚自习以后的夜晚,借路灯的光芒再读些一时没读完舍不得放手的书籍。

有月亮的夜晚,空中一轮孤月、路灯、我,相视无语。如此的光线,使眼睛容易疲劳,放下书来,仰望星空,心中有无数星星在闪烁,那是少年时的梦想。

逢上江南下毛毛雨的春夜,路灯的光晕剪出黑暗里的一块空地,从高空抽落的雨丝被灯光镀成斜飞的“银线",雨幕是我的宽大的背景,雨线,仿佛在画我的人体素描。雨丝触动情丝,我不由自主地思念起江北的老家。

教室后面的路灯打造出池师最美丽的夜景。一圆池,被一拱石桥划为东西两个半圆,二池得名“泮月池"。水池弧形的边缘被五棵垂柳均匀分成五等分。高过垂柳的路灯,被江南湿润的空气反射,流光像美人头上泼洒的香粉,四处飞动,把清辉洒在垂柳柔细如丝的头顶,又泻在池水里。鱼儿在水里幸福长大,听惯了教室里琅琅读书声,也满腹经纶了;四层教学楼的光,通过窗口,跌碎在池水里,银光闪闪。

下晚自习的风华少年们从石拱桥上掠过,身影在池水里闪过,可惜不能储存成为一本相册。 还有学校里的二幢教学楼,倒影在池水里,风吹皱了池水,影子晃动,如二艘客轮,从舷窗吐出一孔孔的光亮,在喘息的长江水里泊船。 池师三年,我和路灯相依相伴,它们是我黑暗里的眼睛,划亮我心中的每个夜晚。正如在池师那些大师们的光芒照耀下,我们的身心在健康的成长。

在路灯下的最后一个夜晚,是师范毕业前夕,一名同学在学校小红楼旁赠送我一套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她递给我书后,就静静地走开了,路灯把她的身影拖得很长。她就是我现在的妻子。 毕业后的我们,从池师,这个当时安庆市培养中小学教师人才的摇篮,散布到大江南北。一代老中师们在教育战线上如一排路灯,划亮当时教育界青黄不接的夜空。

池师现已不复存在,就像老家的房子拆了,但故乡还在心里。

那路灯,心中永不磨灭的光明!

Copyright © 2018 上海廊光照明有限公司 鄂ICP备180168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