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灯的原罪

发布时间:2018-08-20 04:32  

路灯是群居的,它们从来不主动出击,总是定时定点,在同一个地方诱敌入位。时间久了,就成了惯犯。

与灯俱来,它的原罪在于蒸。

这条鹅卵石小路有各式各样精致的灯,带着微醺的清酒妆,同一时间盛装出席。

晚上过了饭点,人多起来了,三三两两的结伴出来散步。它就在那里,以冷美人的姿态准备捕获宵夜。蒸的时候有一种七彩色光圈,像漩涡一样。它一直温柔地凝视着,等有那么一刻,眼神交汇的时候,只一眼过意,便可偷得你几秒的眩晕。

空气里杂合的蒸汽在小路上蔓延,互相吞吐着,黏附着麻雀的脚印。树隙间的蝉时不时地帮忙望风,但是它忘了,自己也是潜在猎物。待到蒸得朦朦胧胧半熟的时候,灯往往被很多蝉青睐,它们甘愿去试探,全然不知这可能是一个假面女郎。

到了后半夜,宵夜愈加丰盛。往往会有喝得烂醉的人倚着灯柱,寻求那一丝温存,哪怕它不言不语,但在暗夜里有那么一点点蒸腾着的暖气,也足以让人心越神移。蒸得越久,越是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温热。蒸灯一次,就有了一斑黑色的印记。幸运的是,一夜良宵足以抚慰多日蒸熬带来的沉重。淤积多时总不是办法,蒸得太透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往往只适合招呼出远门归来的人,没有了姿色,也留不住情种。

没有人指责这种偷猎行为,每个人都乐享之至,在无意中为它的宵夜添加了佐料,蒸汽更加诱人。

一缕缕清气在林子里晃悠着,勾连着轻微的呼吸声,也顺带盗取了不可描述的呓语。盗的东西多了,难免有一块块隐形的小沙砾从缝里漏出来,也要嵌到鹅卵石路上,这俨然是惯犯的手段。

快黎明了,蝉安静了下来。不知是钻进灯罩,成了复刻品;还是安安稳稳地躲过了昨晚的猎杀。

早班的人陆陆续续地出发。天还蒙蒙亮,露水里映衬着灯最后的尊严,焦黄色的仪容在水里依然清澈澄明。

这时候,灯卸下了伪装,但是没有人注意到,昨夜的残羹冷炙在慢慢腐烂。

图文/西海有木鱼

编辑/西海有木鱼

Copyright © 2018 上海廊光照明有限公司 鄂ICP备180168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