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灯下织席的女人们

发布时间:2018-12-09 12:25    

浅一点不惊浓艳

简书作者

路灯下织席的女人们

      蚊子聚集在路灯周围,有清风穿过,享受惯了空调的人们也来到大街上吹这自然风。黑色天鹅绒般的天幕上繁星点点,一轮明月渐渐的爬上来。此时的夜最美!

       几个女人在新修的马路上织席,身子下面已经织出了一大片,苇眉子在女人纤细的手中跳跃。她们说笑着,时不时拍着落在身上的蚊子。路的这边有个外地女人吃力的拉着轴碾苇,几个摇着扇子的上岁数的女人笑着这个外地女子。她们年轻时可是织席的好手,碾起苇来更是可以跟男子相比。新地面发出咣咚咣咚的声响,外地女子也笑着,她的家乡没有芦苇,自从嫁到这边来才学会织席。碾子就是不听她的使唤。一会碾的跑偏了,一会又停下来拉不动了。总是不得要领。来到白洋淀二十多年,她还不会碾苇,早些年都是她的男人碾苇,直到年前她男人车祸去世。她在几个水乡女人的指挥下,把苇翻了个儿,又拉起碾子。

      孩子们欢快的疯跑着,个个满头大汗,他们的妈呦,喊破了嗓子也叫不住他们的孩子。女人们开始撬席了,手中的撬席刀子麻利的把多余的苇眉子割去,然后插进缝里。过不了多久,这张炕席就能展现在人们面前。

       多年见不着这种场面了,席子不值钱,挣钱的路也多了,这门老手艺的繁杂在年轻人面前也止步了,那些走街串巷吆喝“谁家卖苇”的声音也绝迹了,大淀里苇子就任凭它们这么长着。

Copyright © 2018 上海廊光照明有限公司 鄂ICP备180168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