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灯:多得是,你熬过的夜和它知道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8-11-01 04:10  

(搭配音乐食用更佳)

这大概是条有一点点悲伤的推送;

灵感来源于和某位姐妹深夜(?)漫步的闲谈

以及无数个因为贪看路灯

而放慢脚步的夜晚

看到这个标题

大概你会想

路灯?

是街边那个照明工具吗

普普通通  有什么好看的

哪里都有啊 满大街都是

但是你我终其一生

也许没有见过多少路灯

但是路灯见过的形形色色的人

见到、听到的形形色色的故事

比你熬过的夜都多

不仅是因为它们天天熬夜

却不必烦恼秃头(过于残忍举报了!)

更是有太多的故事发生在隐秘的夜晚

却躲不过路灯守株待兔的眼睛

你自以为无人知晓的戏码

都被这个无言的观众看尽

它记着你的脚印;

你不知道它在偷听你和朋友的密语

也不知道它也许一直温柔地注视你的背影

等着你再次路过

带来新的或旧的碎语闲言 

它始终是站在人潮汹涌边上的护卫

习惯了长久站立、岿然不动的寂寥

一直充当着照明使者的责任

但是我想它大概也有自己的好奇心

悄悄打量着光圈范围内发生的每一个故事

好像皇宫门口的卫兵纹丝不动

却用余光偷瞄脚边的猫咪

不知道华师的路灯颐养天年的时候

会不会考虑出一个故事画集

如果可以

我想那里面应该会有天桥上的路演

每逢吉他和弦奏响 

圆圈中央的人放声歌唱

围观的人群不自觉漾起微笑;

还应该有小贝岗里毫无说服力的:

“吃完这顿宵夜就减肥”;

有图书馆鱼贯而出的学子

抱着资料走下阶梯

有相拥的情侣

慢慢轧着马路

有下了晚修相约楠园夜宵的小伙伴

心里想着还是烤肠还是汤圆

有行色匆匆的模糊背影

耳机里也许放着声嘶力竭的歌

······

在我故事里

对路灯最初的注视

应该源于童年早起等候校车的清晨

如果运气足够好

可以看到一整排灯齐刷刷熄灭的瞬间

像守夜人最后脱帽的告别

后来随着年岁增长 学业繁忙

夜路渐渐走得多了 

结伴的人也渐渐从少年时的成群结队

变成了一个人的“浮生半日闲”

无论是下晚修踏出教学楼

还是黎明时分走进教室

多少都会习惯性地抬头看看路灯

用眼神慰问这位老朋友

有一个画面 印象一直很深刻

某一天晚上约了人在某处碰头

远远地就望见了ta在路灯下面等我

夜是寒鸦色 灯是枫叶黄

人在路灯下静静站着 

一抬眼就是冲着你笑

本就像是漫画里才会有的画面

于是后来每次经过那盏路灯

我都会不由自主放慢脚步

还有一次 

在城市最繁华的中心

穿过最拥挤的人流

在最热闹的时段

在最明亮的路灯下

天气很冷 冷到路人都把手揣在口袋里

 但就是因为喜欢

连等人这么煎熬的事情

都变得enioy

灯光打在手指前方

以为光是可以抓得住的

以为想要的东西

就一定可以得到

我想此时头顶的路灯

全程目睹了我莫名其妙的激动

它一定在嘲笑我没见过世面

有时候 它也不吝惜给我惊喜

那年没有下雪的北京让我觉得很失望

在筋疲力尽逛了一天之后

我们穿过熙熙攘攘的南锣鼓巷

远离了叫卖、喧嚣和网红店

在静悄悄的胡同里

在一盏静静候在拐角的小灯下

捕获了一位老爷爷的豌豆黄

“好嘞,我给您热热。是来北京玩吧?”

小小一块糕点 掰成两半 

入口即化 唇齿留香

说不出的清甜软糯

走远过后 我忍不住回头看

四周寂寂无人

 那位老人仍旧守着那一方小小摊子

好像守住了一个城市最地道的滋味

有惊喜 当然也少不了惊吓

那是一个大雨滂沱后的傍晚

成群失了智的飞蛾不要命地在黑暗里横冲直撞

看见一点光亮就如饿狼扑羊

那是它们生命将尽的最后舞台;

该死的是,我孤身一人

走进了那两侧路灯高耸、光束饱满的通道

走进了数千只昆虫在自个坟头蹦迪的狂欢

走进了看一眼都让人头皮发麻的崩溃里

短短几十米路程好像马拉松一样长

仿佛全身上下到处都沾着掉落的羽翼和残肢

感觉连头发丝里都是蠕动的幺蛾子

······

总之我被虫子吓到快要疯了

路灯高悬 目光冰冷

幽幽地俯视我徒劳挣扎的惊恐

决不为自己招蜂引蝶的罪恶做一点辩解

 那是我平生第一次如此痛恨人类的科技 

 听朋友说 某一次同乡会结伴回家

大家架着行李箱 聚在深夜的路口

 等一辆姗姗来迟的车

安安静静的 没有人说话

“也许今晚是回不去了······妈妈还煲好了汤呢”

路灯静静打在大家的脸上

照着每个人的归家心切

但更多的时候

并没有什么故事

我慢慢地从这盏路灯的光圈里

走到那一盏里

在交替浓淡的影子里

享受奢侈的独自思考

有别于白天的繁忙

在这时我能安静下来

认真看看这条路上花瓣的影子

看看路边湿润的草

地上铺的水泥是个什么样的花纹

看看树杈间若隐若现

比路灯还要小一圈的明月

我可以慢下脚步想一想我走过的那些相似的路

经过的那些相似的灯光

而在我此刻驻足的这盏灯下

有没有走过跟我相仿的一个人

有着相同的故事

怀抱着类似的想法

对着一路点连着点、连成一片光亮的路灯笑一笑

算是对它们的少许宽慰和嘉奖

于是在这样一个自顾自走夜路

自顾自采风的晚上

拍这些照片的同时

也碰见了很多有趣的人

教学楼外无惧蚊虫 挑灯夜读

“喂,你在看什么?我在等下课的人”

在这盏灯下 听楼上菁菁剧社《道士升职记》的排练

祝他们11.26演出顺利

在这条路上 遇见两个可爱的小姐姐

心照不宣地静止动作  让我“偷拍”

路灯突然原地表演“自闭”

我抓住了它最后一点呐喊

湖对面是什么样子呢?

湖对面是这样子呀~

(为什么是黑白呢)

(因为拍这张的时候我已经快要累死了)

那天晚上跟朋友刚聊完路灯的话题 

在路口分别

刚走过几步路 走到灯光下

就看见了好久不见的故人

他背对着我在跟别人说话 恰好也转身往回走

我们擦肩而过 谁也看不到谁的脸

但是他说话的腔调太熟悉了

我停下来目送他的背影

他很默契没有回头

我很识趣没有出声

然后他消失在拐角 在路灯照不到的地方

然后我仍然走我的路 做我的事情

而路灯呢 

路灯看见这一切

选择继续熬它的夜

(本文用图均为手抖还头秃的小唐亲自拍摄) 

向所有曾路过一盏灯的人

道一句晚安。

——  完  ——

爷爷/奶奶!

终于更新了!

Copyright © 2018 上海廊光照明有限公司 鄂ICP备180168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