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灯与星星

发布时间:2019-02-14 15:26  

作者:晨漠

1

路灯,携带着耀眼地光亮扑面而来,车子平稳而快速。

酒精在美如的体内迅速运作。一种魅惑地快乐情绪在身体里游走。

当又一束灯光在掠过脸上的瞬间,在那光芒里出现了一个影子,一个灿烂的自己的影子。在朦胧意的意识里稍纵即逝。

美如醉眼朦胧,看了一眼旁边的云青。

黝黑的皮肤,性感的唇,似乎精心雕琢过颇有立体感的额头,鼻翼……。美如在心里骂了一句“王八蛋”!却分明带着一丝娇嗔,一点甜蜜。

云青忽然把眼睛看向她。那眼睛里有得意,有捉摸不定的深邃,像一汪幽深地潭,让人不能自已地深陷其中。

“我杀了你”美如声音颤抖,退到了死角。

“一起死”!云青步步紧逼,舌是利器,手轻重有度拨弄琴弦。

起风了,浪缓缓涨起来,又徐徐退下。

曾经的刻骨铭心,宛若发生于昨日。抑制不住的红云浮上面庞。

美如用涂了蔻丹的手轻轻的推了一下云青的脸。云青的头顺从的划个弧线,重新做回目不斜视的表情。

夜间十点,车辆渐少,远处的灯光愈加明亮了起来。今夜没有星星,他们在灯光的璀璨中羞赧的隐去了。

忽然的,美如产生了一种错觉,她觉得自己就是那亮着的灯 ,璀璨夺目超过了夜空的星星。是的,路灯在某种条件下是会跟星光媲美的。

就像此时的自己。

美如原以为自己只是一枚路灯。普普通通的照亮别人,自己却在黑暗中孤独老去。直到遇见了云青。才发现自己原来可以那么明亮。成为别人艳羡的中心,焦点。

十年以前,她经人介绍,从环亚公司基层做起。凭着自己跟公司老总是个八竿子打不着老亲戚的份上,再加上自己的聪明跟勤奋,很快升为会计,得到老板娘的器重。身兼出纳,库管数职。每个月5500的收入,在这个生活水平较低的乡镇,已经算是高薪了。如果没有遇见云青,她将会一直保持着满意地状态,直到退休老去。

一年以前,云青来到了公司担任部门经理。机灵聪敏,八面玲珑。

初来乍到,凭着出色的外交才能在公司里如鱼得水。同时对美如进行了疯狂的情感进攻。

若即若离的挑逗,似是而非的眼神,隔三岔五的礼物,弄的美如目眩神迷。

彼时,美如跟爱人王磊正处于婚姻的“七年之痒”中。为了孩子的教育问题,家里的经济问题,吵闹不断。

理智的堤坝崩溃了,情感的洪流肆无忌惮。

这个云青,在得到美如的同时,辞去了环亚的职务,  在淘宝账号里卖起了环亚公司的产品。自己做起了老板。

一次在酒吧里,云青用戏谑的眼神望着美如问她:“想不想发财”?看着一脸懵逼的美如,云青又点燃一只玉溪。

“傻子,就凭你的才能,你就这么在公司里耗下去,不觉得亏得慌?”

美如玩弄着手里的酒杯,沉吟不语。

“这么多年,一路走来,公司的各种账目,事务,自己是一清二楚。仰仗着老板娘的信任,有时候自己可以直接跟客户商讨发货汇款的各种事宜,就连老板娘也让她三分。在公司里的地位无人可比。可是工资的涨幅空间却很小~”想到这里,美如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2

“我俩合作,天赐良机!”云青在美如耳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

美如连连摆手“这个是要犯罪的!”

“哎呀,犯什么罪,你在公司做了这么多年,我们神不知鬼不觉的做那么几单,等到攒够了钱,我们就在城里买套房子,我们正式结婚,做一对神仙眷侣。多好?!退一万步说,就算东窗事发,你在公司做了这么多年,又跟老板沾亲带故,那也是有功之臣。顶多是把你解雇,是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美如不置可否,心里却已经怦然心动了!

以后的日子,美如试着把少许货物发到云青指定的收货地点。老板果然一无所知。两个人一内一外,做起了无本生意。

慢慢的,伴随着贪欲的无限上涨,美如的胆子越来越大。半年的时间就有几百件不开单的货物,转到云青的地点。

云青在城里买了楼房,美如的衣食住行也有了质的飞跃。

唯品会的名牌皮草,首饰,以前美如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如今一掷千金,俨然富婆的感觉。以前望而怯步的美容院,如今也成了座上宾。

一身光鲜的穿梭于忙碌的生产车间,走在身着工作服的工人中间,就像慠立于夜空的星星!

而云青就是那个给她光和生机的男人。

与云青的关系蒸蒸日上的同时,与王磊的婚姻也如温水煮青蛙般搁置着。

无可否认的,她跟王磊是有过爱情的。曾经有过一段美丽的初恋时光,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天真烂漫的小女生了!他的魅力已经在现实的风雨中打折并消失殆尽了!

好久没有回家了,偶尔回去,也是看望孩子。

车子从公路上转弯,向路旁的村落驶去。速度立减。

距离家门不远的地方,车子徐徐停下。美如打开车门。提着挎包的手被云青捏了一下。美云面上一红,娇嗔的甩开。走入了夜色。

3

离门口几步远的地方,门灯忽的亮了,王磊在门口闪了出来。

他一把揪住美如的衣服,咬牙问到“说,刚才那人是不是那个叫云青的”?

美如推开王磊的手“你监视我?!”因为喝了酒的缘故,用力过猛,微微踉跄了一下。却又被王磊扶住。

“美如,不要离婚,我们好好过日子好不好?看在两个孩子的份上!我们是有爱情的对不对?”王磊用近乎哀求的语气,“以前都算我错了,好吗?”说着,欲强吻美如。却被美如一巴掌扇过去。美如兀自踉踉跄跄地走进里屋。 王磊颓然地跟了进去。

家里被王磊收拾的整整齐齐。

儿子已经睡熟了!圆而红润的脸庞。小小的嘴巴,吐纳着均匀的呼吸。美如忍不住在儿子的脸上亲了两下。儿子慢慢地睁了下眼睛“妈妈你不要离开我”。翻了个身又睡去了。

美如转身走进自己的房间。

锁上屋门,倦意夹杂着残酒一并袭来。伴随着喉咙烧灼的感觉,美如呕吐出一口秽物。却又栽到床上昏睡起来。

东屋里,烟雾缭绕。王磊的心火烧火燎的疼。也不只是简单的疼,还夹杂着一种恼,一种无可奈何,一种不知何去何从的感觉。

屋里墙壁上的结婚照,新娘子美如灿烂如花,披着洁白的婚纱,玉体横陈在自己的怀抱。

一切仿佛就在昨日。

七年之痒,夫妻间的小吵小闹,怎么就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他隐约觉得自己今天的一切,都是那个云青造成的!

而他自己太高估了爱情的神奇,忽视了“第三者”的可怕。

他知道,云青跟美如绝不只是婚外情这么简单。他们之间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美如不止一次说过“云青在跟我做一件大事,一件赚钱很快的大事。而这种大事是你王磊永远也做不来的!”

王磊把烟蒂狠狠的扔在地上“在她美如的眼里,我王磊就是头只会朝九晚五,按部就班的驴子”!

好在,美如对他也不防备。 经过几次暗中观察,前两天,他终于知道他(她)们之间的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王磊该怎么选择呢?

王磊打开美如的房门,看着酣然入睡的美如。还跟六年前一样漂亮,不!她有美如的外壳,却没有了美如的灵魂。他叹了一口气,爱恨纠葛的矛盾似两股无形的力量,在心头迂回。

站立 良久,又收拾完地上的秽物。

转身的刹那,他发现了美如的手机。随即拿起,熟练的用女儿儿子的生日解开密码。里面跟云青的聊天内容一览无余。

放下手机,转身走了出去。

是的,是该做决定的时候了!   

4

早晨,美如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惊醒。是老板娘打来的。

"今天要开一个紧急会议,要美如立刻到厂。"

“不是说好放假三天吗?怎么这么快要上班了?!本来计划接儿子去一日游的!”

小声嘀咕着,洗脸刷牙的时候,却没有看见王磊的影子。

只好骑着电动车去了公司。

进了厂门,老板娘在门口指挥着工人装货。看见美如,挥了挥手,示意美如去办公室。

对着美如远去的背影,老板娘嘴角掠过一丝冷笑,对一头雾水的工人说:“稍后这里会上演一场好戏”!

美如进入办公室十分钟左右,几个身穿公安制服的人,走了进来。

“你是美如吗?”

“是的”!美如不知所措。

“有一件经济案件,需要你协助调查!”

美如神情恍惚地跟着公安人员走出公司。在经过老板娘身边时,老板娘一改往日笑靥如花的神情,冷漠的伸出葱白一样的秀手要过了美如的手机。

5

看守所里,美如神情憔悴,仅仅三天,却像是呆了三年。

刚才做笔录的警察告诉她,云青也在第一时间被协助调查了!而且把很多的事情都推给了自己。出示了很多不利于自己的证据。自己是主犯,他云青成了从犯。

她表情呆滞,万念俱灰。她没想到,事情会来的这么快!警察透露休息说,昨晚有人用电话举报给了老板!可是这个人是谁呢?是王磊吗?不!不会的!他那么胆小,那么宠自己。怎么忍心把自己往绝路上推?

就在美如头痛欲裂的时候,王磊领着一双儿女走了进来。

几天不见,这个五尺的汉子也憔悴了。

“美如,什么也不要说了,我把咱们的存款都取出来,再卖一处旧房子。我再借点,跟老板协商一下。你很快就会没事的。出来后,我们继续好好过日子……”

美如看着王磊,她想起曾经的昨天,宛若一个美丽的梦境。梦里那个想变成星星的路灯,掉下来,摔了个粉碎!

- 作者 -

晨漠。用文字温暖生活,用平常心度过每一个日子,把每一个日子都过得有滋有味。

Copyright © 2018 上海廊光照明有限公司 鄂ICP备18016868号